企业新闻

制认知权:战争制胜重要支撑

2022-04-19 16:22:23

原标题:制认知权:战争制胜重要支撑

安信8

延伸阅读: 《元宇宙:未来 认知战的新高地》

引言

人作为战争的决定性因素,其思维认知水平决定人的作用发挥并最终决定战争制权归属,也就是说,掌握了制认知权很大程度上也就掌握了战争主动。想方设法掌控制认知权,进而夺取战场综合控制权,实现以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胜利,是现代战争的重要制胜机理。

战争对抗深层是思维认知的对抗

思维认知作为人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强大武器,是战争对抗的最根本依托、最深层力量。战争对抗归根结底是人与人、人群与人群及其物化形态武器装备思维认知力的竞争与对抗。

思维认知决定决策质量。在战争运行“OODA”闭环链路中,决策无疑居于中心位置,起着关键作用。而决策的本质是思维认知,思维认知的优势根本上决定着战争决策的优势甚至可以抵消其他方面的劣势。陈毅在总结华东作战情况时曾说,我军愈往上比愈强,“如旅以上战役组织比人家强,纵队更强,野战司令部又更强,到统帅部的战略指导更不知比他高明多少倍”。这种“愈往上比愈强”的组织领导和战略指导,彰显的就是思维认知上的优势,进而形成战争决策的优势。所谓“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决策正确是最大的优势,决策失误是最致命的失误。以思维认知优势夺取战争决策优势,是制胜战争的首要因素。

思维认知左右战略战术。战略战术是达到战争目的所需采取的策略方法。不同的思维认知决定不同的战略战术,不同的战略战术导致不同的战争结果。大革命初期,由于认知不足和经验缺乏,我们党简单套用苏联革命经验,以薄弱的力量同国民党反动派争夺中心城市,结果一再受挫;毛泽东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革命具体实际相结合,提出“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正确革命道路,并开创性总结实施游击战争战略战术,让中国革命迎来曙光。“持久战”的策略方针,就是基于对抗日战争性质和中日两国国情正确认知及对“亡国论”“速胜论”等错误思想的批判后得出的科学结论。事实表明,正确的战略战术离不开正确的思维认知,思维认知质量决定战略战术质量,思维认知力是战斗力重要构成要素。

思维认知影响军心士气。“革命理想高于天”,我军在长期的革命战争中之所以能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很重要的在于对革命前途的坚定信念和对客观规律的正确认知。所谓兵败如山倒,第二次世界大战北非战场,充满反战情绪的意大利法西斯军队经常不战而降,主动向美英军队缴械投诚,根本是不知为何而战为谁而战。一支对前途命运和未来充满疑惑甚至绝望的军队,断不会产生高昂的士气和强大的战斗力,更不可能在与强敌对抗中胜出。只有将思维认知建立在对革命理想坚定执着和对前途命运清醒认知基础上的军队,才能产生战胜一切艰难困苦的勇气和力量。

制认知权是战场综合制权的基石

战场制权是战争中敌对双方对战场态势及其走向结果的控制权,包括制认知权、制信息权、制火力权、制行动权等主要因素。思维认知作为战争博弈的内核,是其他制权的要枢、综合制权的基石。掌握了制认知权就掌握了战场制权的关节,抓住了制认知权就抓住了走向胜利的“命门”。

制认知权是制信息权的重要归宿。信息作为信息化智能化战争运行的基本资源,其控制利用的一个重要目的在于为思维认知提供基础支撑。思维认知只有建立在充分的信息获取和占有基础之上,才能形成深入的分析、准确的研判、科学的决策,推动指挥员定下决心,组织部队开展行动。脍炙人口的草船借箭、空城计等之所以成功,利用的就是敌对双方对战场信息掌握的不透明、不对称。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利用在信息技术上的优势,对还处于机械化发展水平的伊拉克军队实施信息单向透明的降维打击,伊军指挥决策因信息劣势处处受制于人,很快就输掉了战争。现代战争某种意义上就是基于制信息权的制认知权博弈,通过争夺信息制权进而掌控认知制权,是掌控战场综合制权进而赢得战争的基本逻辑。

制认知权是制行动权的先导引领。思想是行动的先导。没有正确的思维认知就没有正确的决策行动。所谓“谋定而后动”,这个“谋”,主要是指思维认知决策要先于行动、快于敌人。遵义会议后,毛泽东以对敌我形势的敏锐感知和科学决策,指挥红军四渡赤水、巧渡金沙江、飞夺泸定桥、翻越雪山、会师懋功,艰难过草地、会师将台堡……跳出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赢得长征的伟大胜利,打的就是先敌而知、快敌而动。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走打吃住藏行动高度隐蔽,令拥有现代化侦察装备的“联合国军”几乎成了“瞎子”“聋子”,极大限制了其机动和火力优势发挥,打的就是扬长避短、隐真示假。事实表明,掌握了认知制权就掌握了行动主动,就能充分牵制敌军,趋利避害、先机制敌。

制认知权是制火力权的有力支撑。所谓“兵贵神速”“以快打慢”,这个“速”不仅仅指部队行动迅速,更指火力打击快速,甚至后者比前者更重要。而要做到快动、快反、快打,就要先机侦敌、知敌、料敌。这就要求思维认知优于敌人、快于敌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雷达广泛应用成为拓展人类认知的利器。英国首次成规模用于应对德国空军轰炸的不列颠空战。1940年9月15日,英国空军以300余架战机拦截来犯的800余架德军飞机,在雷达帮助下先机发现敌机,先机占据有利开火位置,最终以损失20多架战机的代价击落180多架德军飞机,极大挫伤了德军士气,迫使纳粹德国无限期推迟入侵英国的“海狮计划”。现代战争已经进入发现即摧毁的“秒杀”时代,在思维认知上快人一步,就意味着发现敌人、攻击敌人快其一步,制敌胜算就极大提升。

努力夺取制认知权新优势

制认知权是制胜现代战争的重要法宝。坚持智谋和技术双向发力、多措并举,抢占思维认知制高点,夺取作战认知控制权,正成为各国军队抢占战争主动权、赢取作战优势的重要方面。

深入推进制认知权理论创新。制认知权作为新作战概念,正处于起步探索阶段,具有巨大创新发展空间。哪支军队能够在制认知权概念创新、机理探索、规律揭示、战斗力转化运用等方面走在前面,哪支军队就能在制认知权争夺上抢占先机。所以,要切实将制认知权作战理论创新作为夺取战场综合制权、谋求我军认知作战新优势进而制胜现代战争的重要支撑,作为党的军事指导理论创新和新质力量建设与运用的重要内容,作为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的重要组成部分,整合优质资源力量,加大投入力度,多出高质量研究成果。及时跟进研究国内外认知作战典型战例,认真总结各方面实践经验,结合我军具体实际,加大理论创新力度,尽早形成具有时代性、引领性、独特性的理论体系。

突出抓好制认知权技术研发。科学技术是核心战斗力,也是核心认知力,更是制认知权的核心要素。制认知权的优势也主要体现在认知技术上。当今世界,美俄等军事强国对诸如人工智能、脑控技术、控脑技术、态势感知技术、高性能通联技术等与认知战相关的技术都高度重视,纷纷加大投入力度,下大力谋求创新突破,努力抢占先机。这就要求我们切实强化主动意识,自觉把认知技术创新放在科技强国强军战略的重要位置,积极搞好基础理论创新和核心技术自主创新,做到你无我有、你有我优、你优我精,把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同时,适应我国国情军情和技术实际,探索适合自己的创新路子,形成特色技术路线,努力掌握非对称技术,形成关键时刻能够克敌制胜的“必杀技”。

扎实开展制认知权战法演练。苦练出精兵。制认知权的形成,既靠理论创新和技术研发,也靠技战术和战法的专攻精练。要坚持将认知作战纳入日常战备演练,纳入具体作战行动计划,模拟重要作战行动,预设实战场景,在近似实战的环境中苦练精训,形成真打实备、能攻善守、能控巧制的实战能力。及时总结实战化演训和实战中形成的成功经验和有益做法,揭示贯穿其中的内在机理和特点规律,形成操作性规范措施,纳入作战条令条例。加强训练设施、器材、场地等基本要素建设,依托现有综合训练场打造若干特色训练场所,开展基地化专业化训练。加强训练评估,制定能力指标体系,构建评估流程体系,采用科学评估方法,提升训练质量水平。

(作者单位:军事科学院军队政治工作研究院)(■陈东恒)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